啊啊,lofter这里目前只弄12team的相关。头像什么的不要在意。

人不为己 天诛地灭的话里,为字是读阳平(就是二声)的,是说人不成为、造就自己,天地都会毁灭他。而非自私者的辩词。所谓无产阶级要成为自为的阶级,即是说,无产阶级要能够主宰自己,要能决定自己将要做什么不做什么。

翻出来夏天拍的照片了。

关于阴阳师的脑洞什么的怎么还没码完啊!(4)

私设如山注意!

私设如山注意!

私设如山注意!


其实鲁鲁修怎么不知道自己对朱雀是什么心思,只不过现在朱雀还是小,现在就算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谁知道长大了什么样。于是现在权当自己养了个儿子一般。

鲁鲁修在朱雀的榻前和兔妖轮流打盹,反正两个人总比一个人轻松一点,好不容易等雀终于睡醒了,也算彻底缓过劲不冷了,兔妖转身推门叫下人给把凌晨里叫厨房放药弔子里熬的汤盛过来喝。回头看着鲁鲁修说:“你别逞能了,你也得给我喝点,你可没吃药,光睡觉就把这毒都消解了我才不信呢。”一边说一边拉了鲁鲁修的胳膊撸了袖子翻过来——沿着血管还青青的有一片毒斑,鲁鲁修自己也吓一跳,遂听话也喝了一大碗汤。汤是参汤,还弄...

关于阴阳师的脑洞什么的。(3)

私设如山注意!

私设如山注意!

私设如山注意!


且说朱雀这小子醒了居然既不渴也不饿,既不喊爹也不喊爷爷,更没提辅神大人一个字,说什么泉水里有积雪草精,鲁鲁修也是气得要死,“你有没有良心啊,你看看你爷爷救你忙得黑眼圈都熬出来了。”他爷爷倒是一点不奇怪,反而问说:“是那个总能在后墙外面见到的吗?”朱雀点点头。

“啊,那家伙也在这住了百十来年了啊,虽然说那种东西肯定是从山上下来的不会是城里的东西,但是她就像咱们家的座敷童子一样啊。只有咱们家的孩子经常能看见呢。一过了二十岁就见不到咯。”

“所以爷爷答应去救她了?”

“我怎么救啊?”

“诶?”

“我一个老爷爷可看不见她咯。”...

关于阴阳师的脑洞什么的。(2)

私设如山注意!

私设如山注意!

私设如山注意!


上回说到朱雀很莽撞地就跳进了很不妙的泉眼里,等到鲁鲁修赶到朱雀已经没反应开始下沉了,鲁鲁修当时就觉得不对劲,自己放开了随便这小子撒欢的跑也是因为知道附近没这种危险的东西的,但如今想不了这么多,朱雀已经沉下去了,不跳下去,一个十五岁的半大孩子在能耐,也要没命了。

所以鲁鲁没犹豫就跳了进去,往下游才觉出来,这阴气伴着毒液和法术冷的透心彻骨,还好鲁鲁修的道行高,勉强下去揪住了朱雀的一撮头发,竟是拉着头发把人拉了上来,等把人推上干岸了,鲁鲁修之前就跑不过朱雀,跳下去就任又爬上来也是体力不支,想要弄醒朱雀已经是不能了,无可奈何赶紧使个传送的阵法...

关于阴阳师的脑洞什么的。(1)

不趁机发一波这脑洞恐怕就要随波逐流彻底咸鱼。

其实这脑洞早就有,只不过这次让幸子太太一石激起千层浪。感觉不说出来以后就没机会说了。

私设如山注意!!!!!!!

私设如山注意!!!!!!!

私设如山注意!!!!!!!


不完全是阴阳师那个游戏的节奏,但是也是说朱雀15岁了按照祖宗规矩该安排给他召唤式神了。本来朱雀吊儿郎当的不好好学阴阳术,天天总是打架,又是旁支血脉,家里不太看好他,但不管怎么说是个男孩,又是玄武的独子,怎么着看着玄武的面子也得搞这个仪式。

枢木家也是很牛的阴阳师世家,家里有专门建立的召唤式神用的场地,中间是专门盖的屋,里面常年放着布置法阵结界的东西,四面开窗,窗子也...

和熊本桑去大坂城地下

早上的阳光倒是很好,适合喝着牛奶看着书。因为预定有工作所以很早就被切国叫醒了。


“嗯……本次结伴没有博多呢……”看了看任务书上关于带博多的效果,不禁想着看看让切国来cosplay一发,虽然有点恶趣味但是感觉可以试试看地下城的判定原理。

首先哪里搞短裤去呢……直接跟家里的粟田口们借倒是一法,但是感觉会被一期骂,噫,虽然平时我对短刀们都很好,但是一期那个对弟弟们过度保护的感觉,嗯……有了!直接和一期借就可以了!这样他就不好意思不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切国,跟我回趟本丸咱们再去找熊本桑。”收到一声闷哼。


本丸让长谷部他们代管倒是井井有条,虽然...

【刀剑乱舞——神官处企划案ver3.0】

刀剑乱舞神官处:

【刀剑乱舞——神官处企划案】



类别:乙女向 日常向 



一、企划文案:


时之政府招募的审神者中,有一群只有唯一近侍陪伴的人。


他们被赋予神官之名。政府所认可的正值盛年的人类审神者中的精英,携带自己得意的近侍常驻于无人知晓具体位置的部门——神官处。


他们绝非不食人间烟火,或许为你解答问题的,为政府开辟新合战场的,你所见过的某位只带着近侍的审神者,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任期结束后,他们也要回归到普通审神者的行列中去。


唯有神官处屹立在时间的裂隙中。...

都说哲学和哲学家是密涅瓦的猫头鹰,晚上才起飞,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悖悖论:

这个故事的寓意其实是“归纳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有可能是一个薛定谔的量子幽灵哲学家,尤其是这只还自带激进自由。当你凝视床底时,床底也在凝视着你。就像怪物公司以受害者的恐惧为能量一样,哲学家以我们的畏angst为食。

(我这的鬼节是今天,顺便分享一下我刚更新过的以前遇到的一些怪事

漂在魔方里的咸鱼:

性转注意避雷……



这次又是又烂又长自己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长途中多次想摔笔放弃【【【


好多人说图糊了是为什么…我自己换了iPad还用同学手机看都能看清楚的otz……是不是网速…?

© 桃井_拉克诗米 | Powered by LOFTER